装修灵感 DECORATION INSPIRATION

装修灵感

首页 > 装修灵感 > 流行色彩 > 美国钻石涂料2019年度色彩

人兽coom _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大河剧《义经》

源义经是“治承·寿永内乱”(又称“源平合战”)时的一名源氏出身的武将,作为日本知名的“悲剧英雄”之一,源义经短暂而又精彩的一生犹如流星一般在历史的夜空里划过,后人们只能追着他的余光回味无穷。

不过,正如同中国人口中津津乐道的三国时代大多数出自《三国演义》一般,日本人认识的“源平合战”也是来源于后世的军记小说《平家物语》。那么,真实历史上的源义经,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他又为什么会在平家灭亡以后遭到兄长源赖朝的讨伐,最终被逼自尽的呢?

义经的出身

源义经出身于清和源氏河内流,其父源义朝在“平治之乱”时参与了藤原信赖的叛乱,被朝廷指认为“朝敌”,所以他的出身其实算不上非常清白。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源义朝

源义经的前半生扑朔迷离,尽管后世的军记物作者为他创作了许多少年时代的故事,并且至今仍广为流传,但是这些并不是足以让人信服的史料。源义经在史料《吾妻镜》中的初次登场便是治承四年的“黄濑川会面”,此时的源义经已经二十二岁了。

根据源义经所写的《腰越状》中所述,在父亲源义朝死后,源义经与母亲常盘御前流离失所,逃往大和国的龙门牧藏匿。在《吾妻镜》的记录中,常盘御前为了让孩子能够活命,嫁给了公卿一条长成为妾,源义经也被送入鞍马寺出家,长大以后源义经又前往诸国流浪,直至听闻兄长源赖朝起兵以后,才前来投奔。

大和国是平城京奈良的所在地,此地有着“南都”兴福寺等大批佛教寺院,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后世的军记物作者才会创作出源义经少年时代收服恶僧武藏坊弁庆为自己的家臣等逸话。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NHK电视台在2005年拍摄的大河剧《义经》之中,源义经由当时的奶油小生泷泽秀明饰演。不过,历史上源义经的长相与泷泽秀明差的可是十万八千里,根据《平家物语》、《源平盛衰记》的记载,源义经身材短小、面色白皙、脸上长有反齿,也就是俗称的地包天,实在是和“帅”沾不上边,甚至连“五官端正”都不一定够得上。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源义经

另外,大河剧《义经》之中,平清盛纳了常盘御前为妾,少年的源义经也因此受到了平清盛的极大影响。然而平清盛见到常盘御前就管不住裤子的故事出自《平家物语》等军记物,并没有史料能够佐证。

黄濑川会面

在军记物《义经记》的记载之中,源义经乃是源义朝的第八子,为了避讳叔叔“镇西八郎”源为朝,所以才给自己的通称取名为“九郎”。不过,历史上源义经确实是第九子,所以《义经记》的说法不予采用。

源义经早年在诸国流浪,后来前往陆奥国暂住。当时因为“前九年·后三年之役”(注:河内源氏祖先源赖义、源义家父子参加的战争)的缘故,东国的武士们与河内源氏结下了不解之缘,许多武士都各自拥戴着河内源氏出身的武士,缔结了主从关系。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源赖朝

例如下野藤原氏(藤姓足利氏)与新田义重、足利义康,上总平氏与源义朝、秩父平氏与源义贤等,在陆奥国割据的领主藤原秀衡也与源义经缔结了不那么正式的主从关系。

治承四年(1180年)五月,后白河法皇的皇子以仁王不满平家的专权举兵,随后遭到镇压,以仁王也兵败身死。然而,以仁王以“皇太子”名义给各地势力发去了令旨,再加上当时以仁王的尸体首级不知所踪,所以各地都在流传以仁王并未战死,而是藏匿在某处的谣言。

在平家统治时代倍受打压的源氏武士集团,就此起兵反抗,源义经的哥哥源赖朝便是起兵的诸国源氏武士之一。源赖朝的举兵其实非常意外,当时平家派遣使者前往伊豆国捉拿参加以仁王叛乱的摄津源氏,而京都的公卿三善康信却误以为平家想要捉拿的人是源赖朝,传来了错误的信息,导致源赖朝未做好准备就仓促举兵,并在石桥山惨败于平家军队。

不过,源赖朝后来得到了父亲的郎党上总平氏的支持,在南关东打下了一片根据地,源义经前来投奔兄长之时,已经是著名的“富士川合战”之后了。富士川合战是甲斐源氏与平家的一场合战,当时源赖朝率军来援,只是还没赶到战场,甲斐武田氏就已经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富士川合战

在源赖朝准备撤军返回关东的镰仓时,他的弟弟阿野全成、源义经、源义圆等人赶到了源赖朝的营地中参阵。其中,源义经是第一次与兄长见面,得知有个从未见过面的弟弟不远万里赶来支援自己,源赖朝感动不已,他没有让人将源义经传唤至大帐,而是亲自带着几个近侍前来迎接源义经。

此时源义经的身边跟着从陆奥国来的佐藤继信、佐藤忠信兄弟,通说里这二人是藤原秀衡派来辅佐源义经的,但是实际上二人追随源义经的真正目的,恐怕只是为藤原秀衡打探源赖朝的动向与监视源义经而已。

尽管源赖朝、源义经兄弟二人的会面场景非常感人,然而此时的兄弟俩谁也没有想到,这原本应该成为流传后世的佳话,会在仅仅几年之后就发展到兵戎相见的地步。

义经上洛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2012年大河剧《平清盛》中的源义经与武藏坊弁庆

养和元年(1181年),从信浓国起家的源义仲将北陆道搅得大乱,平家派出了平维盛进入近江国,阻止近江国的势力投敌,顺便为将来讨伐东国叛乱做好准备。

源赖朝得知平维盛将要进入近江国,便也准备派出源义经、和田义盛等人向西进入远江国防御,然而冬天带来的大雪让战事不得不暂时中止。平维盛返回了平安京,源赖朝也取消了派遣源义经出阵的计划。

次年,日本爆发了“养和大饥荒”,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源平合战不得不暂时中止,大家各扫门前雪,处理领地内的天灾后事。

寿永二年(1183年),源义仲在北陆道击败了平家的军队上洛,然而源义仲的军队中有许多士兵实际上都是“养和大饥荒”的灾民,这些饿着的肚子的灾民进入平安京以后根本不受源义仲的管制四处劫掠,使得朝廷不得不请求源赖朝率军上洛,希望镰仓的军队能够取代源义仲维护好京都的治安。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木曾义仲与巴御前

在源赖朝的威逼利诱下,朝廷下发了“十月宣旨”,宣布将东海道、东山道、北陆道的所有庄园都交由源赖朝调遣。闰十月,源赖朝派遣源义经与中原亲能作为代官上洛,将因为战乱而中断的年贡输送到平安京里。源义经的身边仅仅跟随着约五、六百骑的武士,但是京都的公卿们期盼着源赖朝能够上洛,所以当时也有源义经带着数万大军的谣言流传。

源义仲误信了谣言,以为源义经是后白河法皇招来讨伐自己的,二者矛盾激化,源义仲最终率领军队攻打了法皇所在的法住寺。源义仲在京都的军事行动阻止了源义经进京,最终促使源赖朝派出了另一个弟弟源范赖率领大军上洛。

寿永三年(1184年)正月十三日,源义经前往伊势国、伊贺国招募兵马,平家的势力退至福原以后,此地伊势平氏出身的武士受到源义仲派的武士团欺压,纷纷加入了源义经的军势之中。

此时源义仲麾下的许多灾民已经带着劫掠来的财物返回领地了,京畿的武士团因为源义仲军纪败坏又与朝廷敌对纷纷离去,所以源义仲麾下的兵力严重不足,他也在宇治川与源义经、源范赖率领的镰仓军交战后战败而死。

“军神”的神话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一之谷合战

源义经真正大放光彩的日子应当是击败源义仲以后讨伐平家的战争,此时平家已经逃到了摄津国的福原防御,所以上洛之后的镰仓军便一路继续西进,顺势讨伐平家。

根据《吾妻镜》、《平家物语》的记载,在镰仓军攻打福原之际,源义经率领一队人马绕到了平家在一之谷阵地后的山上,从一个叫“鹎越”的高地上冲下,内外夹击击破了平家的防线。不过,根据现在的考证,当地并没有叫“鹎越”的地方,一之谷背后的山麓乃是悬崖,源义经要是真从此地冲下的话,恐怕别人只能用铲子把他铲回镰仓去见哥哥了。

实际上,当时公卿九条兼实在日记《玉叶》中的寿永三年二月八日的记载如下:“八日,丁卯,天晴,未明。人走来云,自式部权少辅范季朝臣许申云,此夜半许,自梶原平三景时许,进飞脚申云,平三皆悉伐取了云云。其后午刻许,定能卿来,语合战子(仔)细,一番自九郎(源义经)许告申,(注)搦手也,先落丹波城,次落一谷云云。次加羽冠者(源范赖)申案内,(注)大手也,自浜地寄福原云云。自辰刻(上午八时左右)至巳刻(上午十时左右),犹不及一时(一时辰),无程被责落了。多田行纲自山方寄,最前被落山手云云。大略笼城中之者不残一人,但素乘船之人四五十艘许在岛边云云,而依不可廻得,放火烧死了。疑内府等欤云云,所伐取之辈交名未注进,仍不进云云。剑玺内侍所安否,同以未闻云云。”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简单地翻译就是,源义经是一等功,率军攻取了丹波城与一之谷,源范赖是二等功,从浜地进军福原。最后,九条兼实提到,在攻打福原之时,多田行纲是第一个从山上冲下的人。从一之谷合战的进军路线来看,多田行纲进军的位置是一个叫“鹎声”的地方,也就是说,实际上从山上冲下击败平家大军的,并非是源义经,而是当时院厅麾下的摄津源氏出身的武士多田行纲。只是后世站在幕府的角度,为了重点衬托镰仓军,才张冠李戴地将这份功劳安在了源义经的身上。

“九郎判官”的悲剧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后白河法皇(2012年大河剧《平清盛》)

一之谷合战以后,平家损失了大量的兵力,逃到了四国岛上的一个名叫屋岛的地方,镰仓军也顺利地返回了京都。

在京畿的镰仓军,很快就暴露出了武士的本性,与平家、源义仲的军队一样,肆意侵占公卿与皇族的庄园。二月十六日,后白河法皇派出使者前往镰仓,传达了希望源赖朝能够尽早上洛的意愿,言下之意就是想让源赖朝来平安京镇住场子。

源赖朝回绝了后白河法皇的提议,表示自己已经委托弟弟源义经作为自己的代官,处理武士们侵犯庄园的诉讼。同时源赖朝还提出,为了让源义经能够顺利地处理政务、处罚不法武士以及做好讨伐平家的准备,希望院厅能够授予源义经在京畿招募军队的公权。

然而,源赖朝虽然有意扶持弟弟作为自己在京畿的代理人,但是源义经却辜负了源赖朝的期待。源义经自少年时代以来就过得非常惨,自从担任哥哥的代官以后,地位节节高升,不禁有些飘飘然。

源赖朝的镰仓政权的特点,就是“镰仓殿”给在地的武士下发领地安堵证书,二者通过恩赏土地来缔结主从关系,这些从镰仓拜领领地的家臣,也被称为“御家人”。源赖朝派源义经处理京畿的政务,正是想将京畿的武士给“御家人”化,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弟弟居然是第一个背叛镰仓的人。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源赖朝

在没有经过源赖朝许可的情况下,源义经私自接受了后白河法皇院厅的院宣,以院厅的名义召集军队准备在三月一日出阵四国讨伐平家。源义经的行为引起了跟随镰仓军上洛的御家人的不满,这些关东武士除了镰仓殿的命令以外谁也不认,因此到了二月二十九日时,源义经依旧没有募集到足够的军队与粮草,不得不无限期推迟出阵时间。

源赖朝知道源义经的动向以后,彻底看清了这个白眼狼,在五月至六月源赖朝交给朝廷的推举任官的名单之中,源氏一族的武士都被源赖朝保举出任官职,唯独没有源义经的名字。可惜的是,源义经并没有意识到哥哥的不满,依旧我行我素,想要成为院厅的直属武士,从御家人体制内独立。

七月,伊势国、伊贺国爆发了“三日平氏之乱”。次月三日,源赖朝下令让源义经迅速镇压平家的残党,这是源赖朝给源义经弥补兄弟关系的最后机会,但是源义经却没有好好珍惜。八月六日,源义经再一次在没有经过源赖朝同意的情况下,私自接受了院厅的推举,出任检非违使左卫门少尉。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平氏军队

日本的官职制度引用了唐朝的“四等官制”,也就是将官职划分为“长官”、“次官”、“判官”、“主典”四等,四个等级从事的事务也都不同。例如太政官之中,太政大臣、左大臣、右大臣是长官,大纳言、中纳言、参议是次官,少纳言、左大弁、右大弁等是判官,大外记、少外记等是主典。在国司之中也是如此,守是长官,介是次官,掾是判官,目是主典。

因此,“判官”并非是官职,而是因为源义经出任的左卫门少尉,是检非违使中的第三等官,所以他才被称为“九郎判官义经”。

总之,出任检非违使以后的源义经,与源赖朝越走越远。

《腰越状》

虽然《平家物语》等书中,源义经在之后的屋岛合战、坛之浦海战中都是镰仓军的大将,实际上,当时源赖朝并没有派遣源义经参战,从屋岛合战开始,源义经都是奉了院厅的旨意出阵的。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坛之浦海战

元历二年(1185年)三月,平家在坛之浦海战中灭亡。四月,源赖朝处置了一批在源平合战时私自接受任官的御家人,其中并没有源义经的名字,此时的源赖朝已经对源义经失望透顶。四月二十九日,源赖朝下令所有御家人均不可与源义经往来。

五月十五日,源义经带着坛之浦海战中俘虏的平宗盛父子前往镰仓,却被北条时政挡在了腰越。北条时政接走了平宗盛父子,同时传达了源赖朝不允许源义经进入镰仓的命令。

被挡在腰越的源义经这时才惊恐地意识到,自己的自大与狂妄,已经让自己与兄长越来越远了。源义经在腰越期间,写了一封书信给源赖朝的亲信大江广元,表明自己对兄长的忠心,此即著名的《腰越状》。源义经在书信中叙述自己的功劳,说自己不远万里前来投奔兄长、不畏艰险屡立战功、出任检非违使为源氏争光等等。末尾,源义经还表示希望大江广元能够居中调解兄弟之间的关系。

不过,这封《腰越状》却被大江广元给扣下来了,源赖朝并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在通说之中,大江广元此举被视为是挑拨源氏兄弟的罪魁祸首,然而实际上从书信的内容来看,大江广元扣下书信其实另有他意。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大江广元

为什么呢?

因为源义经在书信里提到自己出任检非违使是“为源氏争光”,书信末尾的署名前缀依旧是那个没有经过源赖朝许可的“左卫门少尉”官名。也就是说,这封书信要是被源赖朝知道了,非但不会起到正面效果,反而还可能继续激化兄弟之间的矛盾。

义经的末日

根据《吾妻镜》的记载,源义经在《腰越状》石沉大海以后,公开发牢骚说要让天下怨恨镰仓的人都聚集到自己的身边。

按照以往的通说,源义经返回京都以后,源赖朝派出刺客刺杀弟弟,最终源义经不得不举兵反抗镰仓。不过根据现在的考证,此时是否属实尚且存疑,因为源赖朝的派出的刺客是在十月十七日袭击的源义经,而源义经最早在十月十三日就已经向后白河法皇提出下发讨伐镰仓的院宣了。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神木隆之介在《义经》、《平清盛》中二度饰演不同年龄的源义经

十月十八日,在源义经、源行家的请求下,院厅下发了讨伐镰仓的院宣,指定源赖朝为朝敌,源赖朝也在月末亲自率军上洛,宣称要与院厅、源义经、源行家决一死战。与源赖朝的大军相比,根本就没有人响应院厅的号召加入到源义经麾下,在这样的情况下,源义经不得不逼迫后白河法皇授予自己在西国征收公家与私人庄园年贡的权力,然后便准备逃往西国。

十一月六日,源义经、源行家从摄津国出航,准备前往镰仓影响力较小的西国招募兵马,结果半路上船沉了,二人只能回到京畿藏匿。源行家没多久就被镰仓武士搜出杀害,而源义经则自此销声匿迹。

文治二年至三年(1186~1187年)期间,失踪已久的源义经出现在了陆奥国的平泉,受到藤原秀衡的庇护。平泉是源义经年轻时呆过的地方,在“治承·寿永内乱”期间平泉藤原氏并没有卷入战争,实力非常强大。对源赖朝来说,此时若是藤原秀衡拥戴源义经与自己争嫡的话,说不定许多面服心不服的武士会投到源义经的麾下与自己敌对,那将十分头疼。

不过,上天还是眷顾源赖朝的,文治三年十月,陆奥霸主藤原秀衡得了急病去世。临死前,藤原秀衡在病榻前指着源义经对儿子藤原泰衡说到,要拥戴源义经为大将军,将奥羽的兵权交给他,这样的话,平泉藤原氏才能避免被镰仓威胁。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藤原秀衡

然而,藤原秀衡死后,藤原泰衡不愿为了源义经与镰仓敌对,也不想自己头上突然多出来个大爷。在后白河法皇以及源赖朝的威逼利诱下,藤原泰衡最终袭击了源义经居住的衣川馆,源义经在绝望之中杀死妻女,随后自尽,他的首级也被藤原泰衡泡在酒里送到了镰仓。

没多久,自毁长城的藤原泰衡就被镰仓讨伐,源赖朝彻底统一了日本。

评源义经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1966年大河剧《源义经》

历史上的源义经并非军记物中的那个战神,但是其在源赖朝草创天下时立下的功劳仍旧不可磨灭。可惜的是,源义经看不透时代的更替,妄想像父祖辈那样,依附在院厅等贵族的势力下实现野心,公然背叛了源赖朝,背叛了全体御家人。

与领军才能相比,源义经在政治上完全是个白痴,源赖朝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了他弥补关系的机会,但是他却没有把握住。甚至在《腰越状》作成以后,源赖朝仍然没有对源义经起杀心,而是让他返回京都,要知道源赖朝处置的一批私自任官的御家人此时都在京都戴罪立功。

可是,源义经看不透兄长为何讨厌自己,依旧以“九郎判官”自居。返回京都以后,他开始仇视自己的兄长,逼迫院厅下发院宣讨伐源赖朝,最终一步一步地将自己给作死。

流浪的英雄:“镰仓战神”源义经之实像

静御前

参考资料

太麻烦了不列了,累死了。


本文作者:北条早苗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欢迎大家关注头条号“指尖看日本”,本号会分享更多关于日本历史与文化的内容,如果您有什么建议,欢迎留言评论哦。

分享内容:

相关热词搜索:钻石涂料

上一篇:美国钻石涂料2019色彩趋势报告
下一篇:带有柔和色彩的私人空间

推荐浏览: